韩怀智中将《高山下的花环》里雷军长的原型之一其子也是少将

在我军历史上,战功赫赫的战将如云,但是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开国将帅。但1988年9月恢复军衔制时,被授予上将、中将或少将的1400多名高级将领中,还是有相当比例的人曾经历战火考验。其中,曾任副总长的韩怀智中将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。

韩怀智,1922年4月16日出生于河北平山县古月镇曹家庄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。1937年8月,15岁时即参加抗日活动,在平山县抗日动员委员会工作,负责宣传抗日救亡工作。也许是觉得光靠口头难以打败穷凶极恶的日寇。于是在2个月后参加了八路军,从此开始了长达50多年的军旅生涯。1938年8月加入中国。他从八路军第115师344旅688团测绘员干起,在抗战时期,先后在第115师和第129师两个主力师工作,历任测绘员、班长、侦察参谋、警卫连长。1941年5月奔赴新疆拟参加特种兵骨干的培训,后因新疆军阀盛世才变卦回到延安。随后在延安军事学院参谋科学习,结业后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部侦察科参谋、联防军警备第1旅侦察科参谋。参加了反“九路围攻”作战、开辟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斗争、冀南区春季反“扫荡”、香城固战斗、太行区夏季反“扫荡”作战和著名的“百团大战”。1945年5月,随王震率领的八路军南下支队南下,任副科长,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千里奔袭转战。

解放战争时期,长期在冀热辽军区工作,历任团参谋长、支队参谋长。1947年8月随部转隶东北民主联军,任东北民主联军第8纵队24师70团参谋长,东北野战军第8纵队24师72团副团长,四野第45军135师405团副团长。参加了饽罗树、梨树沟、杜家屯、三十家子、金岭寺等战斗和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、衡宝战役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整个解放战争时期,他一直是副团级职务。但也正因为如此,他也直面血与火的考验,锻炼出了超强的指挥才能和临机处置决断能力。

新中国成立后,他升任405团团长。1952年11月参加著名的抗美援朝,任志愿军第12兵团54军130师副师长、135师第一副师长兼参谋长、师长。1957年7月回国。在此期间,他参加了抗美援朝最后阶段的主要战役——金城战役。是役,130师共歼敌1307名,击毁敌坦克3辆,缴获迫击炮4门,步枪193支,出色地完成了作战任务,战后受到西集团的通报表扬,也受到了20兵团杨勇司令员(开国上将,后任志愿军司令员)、王平政委(开国上将,后任志愿军政委)的通令嘉奖。

回国后,他在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学习了3年,系统地接受了现代军事科学和指挥艺术的培养。在就学期间,他被任命为第54军参谋长。1964年又转任第54军副军长。1969年6月升任陆军第54军军长,在这个岗位上工作长达11年的时间。在此期间,54军号称解放后参战最多的野战军,抗美援朝、西藏平叛、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、对越自卫反击战无役不与。

凭借出色的战功,韩怀智将军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不久的1980年5月,被提拔为总参谋长助理兼总参谋部军训部部长(后免兼职),成为副大军区职将领。1985年5月至1992年10月任副总参谋长。期间,他主要协助总参谋长负责全军军事训练、院校教育和兵种军事工作。算是发挥出了他打仗经验丰富、善于组织训练的特点。1992年10月,70岁的韩怀智结束了军旅生涯,光荣地退出现役,1998年7月离职休养。

1979年3月,老领导副总长杨勇、总后政委王平来54军了解作战情况,右五为军长韩怀智、右六王平,右七杨勇。

他1956年8月被授予上校军衔,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三级解放勋章,1962年晋升为大校军衔。1988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,成为当时荣获中将衔的146人之一。当时,有人说,以其资历和战功可授上将,并积极为其奔走呼吁。但韩将军对此予以制止。他说道,当年和他一起参加革命的家乡子弟共有800多人。经过残酷的战争考验,活到解放后的仅有10余人。对此,作为一名战争幸运儿,作为一名员,还有什么不能舍弃,还要什么官什么衔?1998年7月,他又荣获独立功勋荣誉章。

韩东军少将是韩怀智将军之子,1952年1月出生。1968年2月,16岁的韩东军继承父志参军入伍,当了一名普通的步兵。他从通信员干起,历经师政治部保卫科干事、团政治处保卫股股长、军事法院审判员。后来,第43军被裁撤,他随部编入父亲的老部队——第54军。在这里,他历任第54军政治部保卫处副处长、处长,第54军防化第1团政委。后又出任某基地政治部主任,总参谋部防化学兵部军事代表处副处长,总参谋部兵种部西安军事代表办事处副主任、西安军事代表局局长。1999年6月任防化指挥工程学院副院长。2003年7月晋升为少将军衔,成为我军又一对父子将军。

尤其让人称道的是,在1979年2月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时,将门虎子的韩东军积极要求上战场,最终请求被获准。其父亲也极为支持儿子的这一决定,此时的韩怀智同样也在边境自卫反击的战场,任第54军军长,上演了一出精彩的“上阵父子兵”的佳话。毋庸讳言,当时,在别的一些参战部队中,确实存在着一些人临战经过各种方式调离野战部队的事情,影响非常恶劣。这在电影《高山下的花环》中,就有鲜明的艺术反映。可是,54军的干部们则恰恰相反,军长韩怀智和几个师长反而送子上前线,让他们去报效国家。不幸的是,54军130师师长张志信将独子——时任478团侦察班长的张力,在西侧丛林267高地战斗中英勇牺牲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韩怀智确实和电影《高山下的花环》里的雷军长有异曲同工之感,应该是雷军长的原型之一。或许,其作者李存葆就是受到54军领导们的突出表现而有所触动吧?

当时,韩怀智的儿子韩东军本来在162师政治部工作,这是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岗位。即便上战场,也不用离真刀真枪的战场太近。但在战前,他自动请求下到一线部队,得到了韩怀智的全力支持。随后,他下到了炮兵团,在团政治处担任保卫股长。军长之子从师机关下到冲锋陷阵的一线作战部队,对全军官兵也是一个极大的鼓动。韩怀智生怕别人关照自己的儿子,在一次作战会议之后,他还特意将炮兵团团长钟声琴叫到身边,严厉地对他说:“部队就要南下作战了,我把韩东军交给你。到了战场上,他即是你手下一个兵,不再是军长儿子!你要把他和别的官兵相同对待、运用,不能有半点特别!”

韩东军也没让父亲失望。开赴前线后,他和其他人一样,跟着炮团指挥所一步步向前推进,战斗在一线。他是保卫股长,首要职责是担任团指挥所的安全。一次,团指挥所邻近发现敌一座屯兵洞,里边有十几个敌军,随时可能发动突然袭击。随后,他带领一个班摧毁了这个屯兵洞,全歼了这股敌人。因表现优异,战后,他担任股长的保卫股荣立团体三等功。

韩怀智既是一名战功赫赫的战将,也是一名学者型将领,曾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、全军学位领导小组组长、《当代中国》丛书军事工作卷和民兵卷编辑委员会主任、《中国军事百科全书》编纂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会长。为我军军事理论的研究和创新做出了积极贡献。和其父一样,韩东军同样也是一名学者型将领。曾出任中国军事科学学会会员,中国人民军械维修工程学会理事,《中国大百科全书.军事》“化学生物武器和防核化学生物武器技术”学科条目撰写人。

因病医治无效,韩怀智将军于2003年4月27日在北京逝世,享年81岁。逝世时,、、、、肖克、张爱萍、杨成武、吕正操、、、、张震、洪学智、赵南起等多位开国上将和新时期上将,分别以不同的方式对韩怀智同志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,对其家属表示慰问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